谬爱

时间:2015-11-23    阅读:1919 次   

安安是我的最爱,可是她走了。

就在两天前,不声不响的离开了我,没有给我留下半点可以寻找到她的痕迹。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安安是很是任性的人,当初就是为了能和我在一起而和家人闹翻了之后追随我来到这个都市,现在天不知为什么就这么突然地消失了。

而我也很是的明白,有时候如果一小我私家刻意想消失的时候纵然她就生活在你的楼下,你也不会有时机看到她,

虽然这样,但是,每个夜晚,我依然如期的守候着,因为我相信我的安安,她一定知道我的期待。

安安是最爱我的人,除了我,玄色就是她的最爱。而玄色却是有时候让我很痴迷,有时候,又让我不安的颜色。(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com )

而安安永远都只选择玄色,只是她快乐的时候是黑夜的玄色,给人以平静、和谐的感受。而她不快乐的时候却是忧伤的玄色,给人以伤感、不安的错觉。

生命中突然间没有安安的存在,我精神上感应了极端的匮弱而疲乏,生活似乎是一场将要被掏尽的空耗期待。这让我感应有些窒息。

没有安安的日子,我觉得生活过的很累,每天都把自己的时间部署的满满的,扫除房间卫生,写文章,学习,我让自己麻木的忙碌着,一刻都不让自己停下来,只有这样我才不会感应寥寂。

没有安安的日子,我过着的看似平和的生活。没有疼痛,只有牵念,一切外貌都是那么的云淡风清。

没有安安的日子,我开始实验着去加入种种运动。很努力的。我只想让自己过的好一点,我知道,我的安安她最不喜欢看到我颓废的样子。但是,如果一小我私家脸上没有欲望烧灼的印记,只有丰实,某些时候的谦卑,只是隐藏了所有猛烈的可能。犹如深海的鱼,寂静,隐忍。

纵然这样我仍就徐徐的开始失眠,每天要花大把的时间用于遗忘和入睡。容易陷入自己忖量安安的情感中,无法自拔。感受自己阴郁的情绪找不到出口。心情郁闷、很堵。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经常会想起和安何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想着想着就会惆怅,可我不能哭,安安说过,她最不愿看到我流泪时无助的样子,所以,纵然安安不在,我仍旧不会哭。

日子一天天的走了又回来,虽然有时阳辉煌煌光耀,有时雷电交加,但我依然如期的守候着我的安安。我相信我的感受,也相信我的安安她一定会回来我的身边,期待的日子虽然凄苦,但一想到安安还会再回到我的身边,期待起来我便不再心烦意乱,只是淡定从容的笑着期待。

日子一直都过得比力单一枯燥,对于别人的不理解,我总是耐心的说,我的安安她很快就会回来了。

许多时候,我也经常会问自己,这样坚持到底为什么?值不值得?大脑一片空白之后,又回到最初,想也没有头绪,问也没有答案,绕了一圈照旧站在原点,只是天低了,只是风近了

我不喜欢听许巍的歌声,却喜欢听他唱的歌词,就两句:幸福如此遥远,我无法看见。

……

Annie是我在公司新的搭挡,一个刚刚结业却年轻漂亮、锋芒毕露的大学生。

Annie与安安恰恰相反,她喜欢的是白色。正如Annie自己所说,她喜欢白色,不仅喜欢着她的洁净、纯洁,还喜欢着她的温馨,自然亲切。虽然这种色调有时会被人们认为是一种冷色调。

我也喜欢白色,喜欢它是一种不掺丁点杂质的颜色,更喜欢它带给我那种洁净的感受。就像我喜欢Annie的年轻。和她的生机。

见到Annie的那一刻,我偷偷笑了,看来这个大大的世界,果真存在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清楚的记得,Annie进公司报到时自我介绍时说的的第一句话。“我就是一张白纸,因为有了各人的渲染,我才气酿成一幅飘渺绝世的图画”。我惊异,因为我还不知道除了我另有人比我更会诠释白色的真正寄义。

Annie虽然年轻,但却有着其它同事的坚决与老练,和她一起做事我很轻松也很放心,最重要的是和她在一起做事很有默契。所以我很喜欢和她在一起做事。

事情中因为有了Annie的存在,我的生活开始变得富厚起来,每天朝九晚五的忙碌着,也快乐着,因此我的日子首次在安安走之后因为有了Annie的填补,变得逐渐阳光起来,虽然夜深人静时我仍会想起我的安安!

Annie对我很是体贴,许多陌生的客户总会以为我们是热恋中的情侣,在他们看来配合如此默契的人在这世间太少了,能够到达如此境界的人一定是对不错的情侣。

偶尔的闲暇之余,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在自己一千遍的假设又被自己一千次的推翻之后,我终于明了,如果在一小我私家的心里过早的装满了对另外一小我私家的爱,无论如何他再也不会对另外一小我私家发生爱。就像我喜欢Annie一样,只是喜欢,不是爱!

也或许Annie对我的内心想法早已了解的很是透彻,虽然对我明明有爱,可她却从未曾表露。

2007年的秋天。

天空很灰。模糊凝重的漠漠长空,黯沉的,让人有厚重的压抑。有时,轻轻淡淡的云在头顶上寥寂的舒展。偶尔纠结。

两年里,总有人问我为什么照旧一小我私家独来独往的,为什么总是那样的乐观,为什么……,面对他们那么多为什么,我只是浅浅一笑,不想解释什么,也不想多作解释。我总是用快乐的外衣把自己包装起来,就怕不经意露出自己深深的忧愁。

下班后,我经常一小我私家静静地沿着沿江大道漫步,没有目的、没有心情,就像那样远远地望着看不见边际的珠江河;周末里,我也会一小我私家呆呆地混在北京路喧闹的人群中,感受与街上的富贵擦肩而事后的落寞;黑夜里,偶尔也会关掉灯、缩倦在我的被窝,悄悄地哭泣,然后再慢慢地舔干自己的伤口……已经过了两年,这个世界似乎没有改变什么,就如我的生活一样,一直都有笑容傍在我的脸上

我站在一点点凉起来的风里,摊开手掌。静静地看手心错综庞大的情感线,快乐而凛冽的笑了。像似一切都与我无关。Annie说,你这样子让我很担忧,凡。你应该过明亮,快乐的生活。更应该明白该如何去爱,如何去放弃。放弃别人,也放弃爱,给自己找条出路。这样的话极像是某些影戏的经典对白,在我们周围一日泛滥一日。

我想是应该这样吧。日子在安安失踪以后被我过得都快要腐烂掉了。昏暗而惨不忍睹。整天都是忙忙碌碌的事情、回家睡觉。上网。扫除房间。

有时我也会用纸牌算算命。算算安安什么时候会回到我的身边。那时的我像是个迷信的孩子。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我却以为纸牌会知道。让自己虔诚的盘算着缘分,以及种种在和安何在一起的可能。如此倦倦。

很久以前,安何在我身边时我照旧一个锋芒毕露的男孩,阳光,倔强而任性。那时的天是清而高远的,蓝的透澈。阳灼烁亮如水。我在时代广场嘈杂的篮球赛场上来回疾速奔跑,和一帮队友配合默契,轻狂的扣篮得分。听着耳边风的咆哮。看观众台上安安夸张的笑。然后我仰起脸,笑了。自然的甜美。简朴的快乐。以及一些须自以为是的轻轻浅浅的忧伤。可以被原谅的轻狂。尖声的笑闹,那样的快乐,甚至是盲目的了。

幸福始终是遥远的抽象的幻觉的工具。或许年少的时候因为不自知,所以感受偶尔能靠它很近。

五年后,我依然是孑身一人打拚在这个都市。五年的时间改变了许多的工具,也发生了许多的事,唯一没变的是我对安安的牵念。

没有谁会想到,当一小我私家对一段期待的情感坚持到实在不想再坚持的时候,事情往往会泛起一种你意想不到的转机,我与安安,即是如此。

当我想开始慢慢遗忘有关安安的一切时,安安却奇迹般的泛起在我的世界里。其实安安并没有离开这座都市,只是离开了我而已。这一切只是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我才会如此疲倦的期待着!

真是应了某些人说过的那些话,这个世界有时很大,有时也很小,大的时候可以大到你想见的人只能站在你劈面的街与你迎面错过,小的时候也可以小到你想要放弃一段情感的时候你最想见的人却能不期而遇。我与安安,如是后者。 [1] [2] [3] 下一页

散文网首发:/sanwen/583679.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